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人性可以自私,公共政策必须公平公正

2019-11-02 点击:1390

根据教育部的要求,北京正在尽一切努力制定不同地方的高考计划。最近,许多北京市民在网上表达了他们对在其他地方举行高考是否会挤出北京考生兴趣的担忧,并与一些非北京的家长展开了辩论。(11月30日《工人日报》)

针对北京等地即将在其他地方开放高考的消息,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个新词:不同的噪音,即北京等地的一些家长已经组织起来,通过各种形式反对当地高考和外国考生进入北京。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宪法学会副主席张千帆提出了一个非常尖锐的观点:“分省制度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各地的家长都已经习惯了,并把它视为自己的权利。”

事实上,北京大学不是北京的北京大学,清华也不是北京的清华。为什么候选人因为户口而被分为369个班,受到不同的待遇?数据显示,北京考生进入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等着名大学的概率比其他省市高出几十倍。更不可容忍的是,在北京和上海生活和工作的人也必须纳税,为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但是,由于没有当地户口,他们的孩子无法在当地参加高考,导致大量的“候鸟高考”。这不仅增加了个人和家庭的生活成本,也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这种现象可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高考候鸟”每年飞的距离我们离教育公平还有多远。

然而,很难说父母在北京和其他地方的激烈是一种戏剧性的感觉。北京公民陈霖很有代表性。虽然她的孩子刚刚开始上幼儿园,但最近几个月她一直密切关注着各地高考的趋势。“一旦各地高考政策出台,北京的优质教育资源将被稀释,孩子们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这是事实。作为对某些稀缺公共产品有既得利益的人,突然让他们放弃这些利益不仅在情感上是不可接受的,而且他们的生活也会受到很大影响。事实上,所谓的“以习惯为特权”是一种人性,甚至是人类的本能,它使人们无法在特定的环境中抱怨。人性必须是自私的,特别是当这种本能在制度层面被长期认可时,这种人性中的利己主义不可避免地带来骄傲和偏见。外地人认为回老家参加高考是残酷的,但是如果我们是北京人,突然在其他地方放开高考,我们不是被剥夺了任何好处吗?

各地高考的自由化并不取决于人性的选择,而是取决于制度的公平性。北京的父母认为自己是不同地方高考自由化的受害者。这不需要受到道德上的批评,但绝不是反对各地高考自由化的参考因素。恰恰相反,正因为如此,各地高考自由化的紧迫性和必要性才得以体现。人性可能是自私的,但公共政策必须公平公正。换句话说,正是因为人性有这样或那样的弱点,才需要公共政策来纠正和改善它。这是公共政策和决策的最大使命。长期以来,其他地方高考仍然悬而未决的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反对声音太大,对社会的影响太大。然而,正是由于这种对困难的恐惧,今天改革的代价和阻力才加剧。如果这种拖延持续下去,可以想象北京的父母会感到更加“受害”

这种现象不仅存在于教育领域,也存在于其他领域。这也充分表明,只要有利于社会公平,反对声音越大,改革就越有必要。

责任编辑:hdwmn_ctt

海珠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xiaoshanbbs.com 技术支持:海珠新闻网 | 网站地图